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

往事封沉、流年知多少

时间:2016-9-14 17:58:20 点击:

 而那些随年华一道被淡化于无形岁月深处的或喜或悲、往往最美,也最难割舍!
   文/听偑

   南方、八月,初秋的第一场夜雨悄然湿透大地的每一寸角落、新雨过后残留在芳草上的点点露珠、透过林间小径幽暗霓虹显得格外晶莹剔透、无形间将思绪带入曾最纯真的青涩年华、那感觉带着些许疼痛、久久弥漫在癸巳年八月南方某一座城池最初的记忆里。

   常常问自己:是不是每一段感情灿烂过后都终究难免重归平淡。是否真如人们所说:没有缺憾的感情都不会长久。抑或正如那句老生常谈的台词:往往能够轻易得到的物事人总是不知道去好好珍惜、总要等到失去以后才深深去追悔!

   如若、回首是难解的结、回忆是唯一的结局、可我们为何依旧一再沉沦、依旧沉沦于那些宛若断线般早已无法连贯的零碎片段!

   如若、相聚是一杯醇香扑鼻的清酿。那别离又何尝不是一杯穿肠的毒药、可我们却只能不问结局是喜是悲义无反顾的一饮而尽!

   如若、清风能够洗净经年回忆里的尘污余垢、是否我们能以弥留之年作为交换的筹码、但求还逝去岁月以碧海蓝天、暗香盈袖!
  
   依稀记得:某年、十指轻扣时的怦然心动、舌尖轻触时的羞涩缠绵。离别前夕的相对无语、久别重聚时热泪盈眶、直至最终天涯陌路后的黯然神伤。

   依稀记得:某年、曾悠然一梦、梦里、重回懵懂的纯真岁月。梦里、你用涣散的眼神痴痴凝往着病床前陌生而又熟悉的我。梦里、你说你只愿沉侵在年少的记忆不愿醒来。那样、便可以不再咫尺天涯。梦里、痴痴凝望消瘦容颜、我心如刀割。醒来后天色微凉、久久不愿清醒的去回忆梦境、但求还能再次入眠,深深体会一如梦中的你只愿活在流逝的记忆而不愿重回现实的心境。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莫名想起满清第一词人纳兰容若《临江仙-―寒柳》中的这段文字、愁肠百结,思绪久久难以平复。是啊、某一段流年、勾勒了太多醉人的回忆、最后却留下太多难言的酸楚。

   行万里路、看千般景、 吃百家饭。流连于一座又一座城池、品百般千种滋味。宣泄的尘寰、淹没了多少离人的泪、饮一壶陈年浊酿、荡去多少流年的清愁!

   茫茫人海、惶惶长路、这一路走来、抛洒了多少轻狂。梦里问情、夜半惊梦、勘遗几许痴醉、时光深处。铅华边缘、一次次风雨历程、沉淀了多少霜雪回忆。一程程烟雨迷途、纵使曾演绎过多少美轮美奂的场景、曾演绎了多少笔墨难描的刻骨忧伤,终究伴随一程又一程的心路历程为现实无情的湮灭。定格成为用尽一生也无法挽回定局。

   滚滚红尘、俗世男女,谁人不渴望能够执手一段祸福同共、生死相随的至情挚爱!茫茫人海、你你我我,谁又不渴望能够相携一程风雨同舟、不离不弃的百年人生。可是这个情感极度负重的年代、又有几人能够有幸遇到!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一如那句老生常谈的台词:“只有等到物是人非之后,人才会懂得怀念;总是在我们最不懂的时候,错过最真的东西。”。遗忘那么长、遗憾也那么长、往往最美的事物、总是不愿为谁多停留片刻!

   我自芳华蹉跎、无悔为你弹奏一曲铅华云梦。谁曾想繁华落幕、只能独饮一杯愁绪、阡陌红尘、品百般千种滋味。本以为可以就此将你遗忘。谁曾想西风吹不散清愁。多年以后、每一次不经意为某一些文字抑或旋律触碰、 内心依旧会莫名涌上一种起伏跌宕的情绪、依旧禁不住为哪些易逝的年华、为哪些曾经的感动过和感伤过热泪盈眶。

   多少往事都已如烟云在风中悄然隐逝,素指纤弹、韵华似水, 迷途幻梦、 岁月如梭。多年以后,当岁月承平往事如千年古井般不波不动。我想我们终究能够释怀曾几何时、是谁为谁憔悴了容颜、谁为谁碎了心念!

  往事封沉、流年知多少! 只是、当过往的所有都化为无形、淡了回忆、痛最真实。 而那些随年华一道被淡化于无形岁月深处的或喜或悲、往往最美,也最难割舍!

  谨以此文献给曾经懵懂的似水流年 原创:听偑 癸巳年八月

作者:2013情感专栏 来源:www.2013.r
  • 尕葛荖尜錷(object8.cn) © 2018 版权所有 2013情感专栏.
  • Powered by 2013情感专栏! V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