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爱情故事 >> 内容

是爱,对吗?

时间:2016-9-14 14:38:46 点击:

  

  高中三年,有二年,乔三和章萍是同桌。
  
  章萍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很像现在时髦的女汉子范,确切说是像“泼妇”型的女汉子范,她一生气,她的手就象练过铁砂掌,拍的桌子轰隆响,课桌上的书都跟着吓一跳,班级里男生都畏惧几分,如果哪个男生得罪她了,惹得她生气了,她会卷起衣服袖子到胳膊,一手叉腰,一手水平伸的出去指着男生方向,大喊大叫说道:“你有本事过来。”
  
  这样的女同学,恐怕少有男生不怕的。
  
  章萍长的其实很有欺骗性,别看才高中,但却是长的亭亭玉立,高挑的个头,白皙的皮肤,千媚的眸子,俊美可人的脸蛋,手也白皙细长,偶尔长发披肩偶尔绑着马尾,就是着装校服,也淹没不了她的好身形,整体的动人之美,夏天之际,她着装再有不同的搭配,更是美的与众不同。
  
  就这样一个典型漂亮女生,但是脾气却象李逵,真的是只可远观,不敢追求。
  
  乔三就和这样的女孩同桌了三年,话说这个根据武侠小说的杜撰,那都是高手对高手,低手对低手,按照江湖的行话就是高手对决高手,那同桌也是可以高手同桌高手的。
  
  作为一个学生,你可以在学习成绩上做到“东方不败”或者“孤独求败”!你也可以在成绩之外玩出一个“笑傲江湖。”
  
  总之呢,青春年少,不要早早装的象“中庸之道”那样假模假式的,青春吗?就是活的标新立异,我行我素,特立独行,活出青春的魅力及特色,至于说装的道貌岸然,及各种形形色色的装(妆),不用着急,步入社会后,那是一辈子的事业。
  
  这家伙扯远了,继续主题!
  
  乔三一直成绩稳定的倒数在年纪考试排行榜上,他却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愚公移山韧性。
  
  章萍和乔三不同,她的成绩和她的美貌及脾气都是成正比的,而乔三虽长的高高大大,也算是风流倜傥的预备人才,也招惹不少女生爱慕有加的,但是成绩却为他的高高大大,没有成型的风流倜傥减分不少,因此,一直是老师眼中的害虫,无可奈何。
  
  开始,乔三很讨厌章萍,因为章萍虽长的美女一枚,可是,不但脾气如上海的天气,三天两头不是下雨就是刮风的,搞不好还下个小雪的,叫人烦。
  
  章萍整体弄的象一个独裁的领导,班里多数女生甚至还有不少男生整天围着她转,搞得,她自己自转,而周围的同学则围着她公转,每天得空,他们就如苍蝇,一群一群的围坐在一起,说一些无聊的八卦娱乐,笑的比周星驰电影中的“哈哈哈哈哈哈”还要兴趣盎然的像白痴。
  
  那是,乔三和章萍同学同桌后,第一个月后的,第一次军事以外的口头冲突。
  
  本来大家都是刚刚从不同初中升学到这个班级的,都是初来乍到的,未来还是革命战友,乔三也是本着“多个朋友多条路的”可持续发展思想,能忍也就忍了,平时章萍咋咋呼呼的,他也尽量克制,可是章萍是越来越得寸进尺的咋咋呼呼的,直接多次影响乔三睡觉,人家乔三上课还要看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哪有时间睡觉呀,所以,乔三很是恼火。
  
  “章萍,你烦不烦呀,每天午休,老是一帮人围一起,白痴是的嘻嘻哈哈的影响班里同学休息,好意思吗?”乔三面红耳赤的侧脸对着章萍说道。
  
  其他同学听到乔三满腔怒火的怨气,都识趣的走开。
  
  这个人呀,我们说爱可以感觉到,那么恨或者讨厌,也是可以感觉到的。
  
  乔三和章萍本是同桌,却彼此话很少,搞的很像二战后美苏冷战。
  
  章萍眼眉放大,一张俊美白皙的脸对着乔三,毫不客气的说道:“管你屁事,教室你家的,嫌吵,没人留你,干嘛不走。”
  
  乔三气的脸都快象手榴弹爆炸了,却无可奈何。
  
  “也不知道我的祖上曾经都干了什么缺德事,报应到我头上,轮到和你同桌活受罪。”乔三气愤的说道。
  
  “别和我说话,我很讨厌你。”章萍没好气的说道。
  
  “说真心话,感谢你的讨厌,有病才喜欢你。”乔三近乎自言自语的。
  
  冷战的铁幕就此拉下,当然了,肯定没有苏联和美国的冷战时间长了,这个是自然的。就这也冷战了半个多月。
  
  如果不是因为一件小事,还不知道他们会冷战到什么时候呢。
  
  星期三上午第三节课是体育课,太阳也是很给同学们面子的,提前二天雨就停了,太阳也如初恋的少女,一会出来,一会又娇羞的跑到云朵后面,留下孤单的云。
  
  自来所谓的体育课,其实就是“无政府”状态,自由活动。
  
  既然是自由活动,当然是男生打篮球的,足球的,女生则如山羊,这一群,那一群的。
  
  乔三和几个男生在打篮球,突然听到对面有几个女生在大喊大叫的,喊什么,乔三听不清,明显的女生是冲着打篮球的男生又喊叫又招手的。
  
  乔三撒腿跑向女生,只听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章萍手破了,”“流血了”“脸色都变了……”
  
  乔三看到章萍腰斜靠在单杠上,微微睁着眼睛眸子,眼神惊恐,再也没有平时的“咄咄逼人,张牙舞爪”,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手也流血了,整个人仿佛瘫软搬吓人。
  
  乔三没想太多,弯腰一个膝盖跪下,一把抱起章萍,直冲校医务室。
  
  到了医务室,乔三粗声粗气的喊医生,汗珠如珍珠从英俊的脸滚落而下。
  
  “医生,快看看,她怎么了。”乔三一边放下怀里的章萍,一边问走近椅子的医生。
  
  医生仔细看了看,处理了手腕的划破伤口,又开了一些不知名的药。
  
  章萍脸色渐渐的变的有血色,渐渐也有精神。
  
  原来,章萍和几个女生逞强玩单杠,手腕处不小心被单杠划破,其实这个事,如果换作其他的同学倒也没事的,可是偏偏呢,章萍晕血,所以才有刚才看着的那样吓人。
  
  章萍在医务室直到第三节课下课,乔三出于人道主义也没有离开,端茶倒水的服务态度可以和10086的人工服务媲美。
  
  “谢谢你。”章萍卸去平时的咄咄逼人不可一世气焰,温婉的说道。
  
  乔三转身侧脸看看身边的章萍,蓝色校服,绑着马尾,微垂的眼眉,脸颊红晕,羞答答的眼神。
  
  “不用谢,能回教室了吗?”
  
  “嗯。”
  
  回到教室已是第四节课,他们匆匆回到座位。
  
  这事之后,章萍的咋咋呼呼也变的少了,对乔三也客气许多,总算恢复了正常的外交对话机制。
  
  渐渐的,他们成了彼此的好朋友。
  
  他们经常有说有笑的,但没有传说中的爱情,或者喜欢之类的。
  
  他经常会因为打篮球将衣服塞在课桌的肚子里,偶尔,也死乞白赖的求章萍帮自己衣服洗洗,那时,章萍会大声嚷道:“自己洗,谁帮你,别烦我。”
  
  “求你了,就这一次,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不会不给面子吧。”别的男生的死缠烂打用在追去爱情上,而乔三是用在求章萍洗衣服上。
  
  “又最后一次,烦死了,好好好,放这好了吧,我上辈子欠你的。”章萍无奈的道。
  
  “既然知道,那就慢慢还吧。”乔三得意的说道。
  
  每每这时,只要章萍冲乔三瞪眼,乔三则一溜烟的闪人。
  
  高二的一天中午,章萍喜笑颜开的将一封信拿出来,故意看的认认真真的。
  
  “你看什么?”乔三明知故问。
  
  “信。”章萍眼眸笑嘻嘻的道。
  
  “什么玩意,我看看。”乔三一边说着,另一手就强取章萍手里的信。
  
  乔三看着带着浪漫情调的情书纸,整张纸弄的风花雪月的,背面还搞个明星帅哥,里面则一条浪漫的小船,上面坐着一对俊男靓女情侣,深情款款的,应该在想最浪漫的事。
  
  信上写着:“我一直都喜欢你,看见你第一眼就喜欢你了,一直默默的关注你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能考虑做我女朋友吗?”
  
  刘恒
  
  “写的不错,我怎么感觉你身边随时有潜伏的特务呀。”乔三戏谑的说道,并且直勾勾的看着章萍傻笑一番。
  
  章萍也无所谓的笑笑,就是乔三夺她的信,大声的读她的信,她也没有象平时发脾气。
  
  而是说道:“乔三,你说我该回信吗?”
  
  “你有病吗?回不回的,我怎么知道,你喜欢就回,不喜欢就拉倒,这也问,笨的可以。”乔三继续看他的武侠小说。
  
  章萍听到乔三马大哈的回答,冷冷的将信塞课桌肚子里,继续学习。
  
  乔三一直以来有点怕章萍,这怎么表述呢,就是这样的,章萍的话乔三是听的,乔三很少惹章萍不高兴。
  
  乔三会像一个唠叨的老太婆啰啰嗦嗦的和章萍说他的故事,他家的故事,章萍也说自己的故事,家里的故事,他们偶尔象姐妹搬知己交心,偶尔象亲人搬相互信任。
  
  乔三只喜欢和章萍一个人滔滔不绝的,偶尔胡说八道,偶尔胡言乱语的,但是,他把她当作最好的知己朋友,她也如此。
  
  乔三星期天在家,经常想到章萍,自己会不自觉的笑笑,或者跑去拿起电话滔滔不绝的说上一会话,章萍会静静的听,偶尔也说说自己的事,当她听到乔三胡言乱语的,就会在电话里象一个母亲训斥儿子那样,毫不留情。这时,乔三只好连忙在电话里认错。
  
  自章萍和乔三成为很好的朋友,章萍经常劝乔三好好学习,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就乔三的成绩,哪能说想好好学了,成绩就如火箭搬上升呢。乔三也无心学习,三年混完,社会有请,他很清楚,他也无所谓的事,也自得其乐。
  
  一天自习课上,章萍在认真学习,乔三转身后后面的一位女生嬉皮笑脸的吹牛,当那个女生问乔三几点了,乔三看看后天的钟,那个钟是真的几天没有活动了,坏掉了。
  
  “章萍几点了。”乔三侧过身,问同桌的章萍。
  
  “不知道。”
  
  “你不是有手表吗?”
  
  “没空”章萍认真的学习,随口回答道。
  
  乔三伸手拿起章萍手,看看几点。回头告诉那个女生几点,然后继续聊天。
  
  这个女生长的也很好,相貌和章萍不相上下,关键人家有淑女气,不像章萍生气时脾气像李逵,乔三总是眉开眼笑的和那个女生聊天,班里其他同学都以为乔三对那女生有意思,乔三也懒得解释,自得其乐就好。
  
  “你不能学点吗?”章萍明显不高兴的说道。
  
  “学什么,我又考不上大学,学这些狗屁排列组合,文言文,还有这英语,有什么用,放心好了,以我的水平,将来算工资绰绰有余,其他的何必浪费脑细胞呢。”乔三无所谓的说道。
  
  “不学滚一边,别打扰我。”章萍狠狠的说道。
  
  “你吃错药了,我哪里招惹你了,冲我发病。”乔三也针锋相对的瞪眼说道。
  
  “我就吃错药了,滚,别打扰我学习。”
  
  沉默,沉默。
  
  课间,章萍找了一个空的位置搬走了。
  
  乔三下课去厕所一路都在想,等会到了教室给章萍道歉,我们就和好。
  
  “我不是混蛋吗?干嘛冲她大声嚷嚷。”乔三暗自想道。
  
  乔三和章萍吵架后,他很不开心,没有心思和其他同学聊天,总之,无心任何事,心里失落且后悔冲章萍叫嚷。
  
  当乔三看到章萍已搬走,章萍低眉认真学习,好像没有事发生一样,那一刻,乔三感到自尊心受到伤害。
  
  “你回去,我搬走。”乔三语气生硬,两手快速的拿起章萍课桌面上的书籍,走回自己的位置。
  
  他放下章萍的书籍,收拾起自己的书籍,抱着书离开了座位,章萍随后回到原来的座位。
  
  那是他们同桌的最后一天,从那以后,他们一句话也没有再说过。
  
  高三的第二学期,乔三春节后去了上海打工。
  
  十年后的一天,乔三有了章萍的消息。
  
  乔三透过朋友知道章萍大学毕业,结婚了,并且有一对双胞胎女儿。
  
  乔三拨通章萍的手机号。
  
  “喂”对岸一个成熟的女性声音出来“你是谁?”
  
  “我……我乔三,听说你在苏州。”乔三故作镇定的问道。
  
  电话里沉默,沉默的“嘟嘟”回音。
  
  “呵呵,还好吗?”章萍沉默半天问。
  
  “挺好的,你呢?”
  
  “我也挺好的。”
  
  “你的双胞胎女儿真可爱?”
  
  “是吗?谢谢,那你家的是男孩女孩?”
  
  “我阿,没有,单身。”
  
  “曾经,我通过我们的同学问你的联系方式,都说没有。”
  
  “我和谁也没有联系,你的号,是朋友无意中告诉我的,所以就打看看了,也没事。”
  
  他们就这样说来说去的。
  
  在电话里,乔三问了章萍为何那时突然发火,何为突然不愿意同桌了。
  
  章萍沉默很久,说道:“我其实就想你好好学习,我们可以一起读大学,我本以为,我和你闹掰了,你会发狠学习,会发现自己缺点什么,可是,到了最后的最后,你也沉默,我也沉默,沉默到一切都过期了。”
  
  乔三沉默。
  
  章萍在电话那头苦笑道:“你不会是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吧。”
  
  乔三沉默,沉默,半天说道:“那,没事,我挂了。”
  
  乔三步入社会偶尔想到章萍,偶尔很想的那种,但是,多年后,他不应该在扰乱她的生活。
  
  有些话,对的时间没有说,没有懂珍惜,过期了时间,就永远不要再说,如果真的爱对方!
  
  (完)
  
  

Tags:对吗 
作者:2013情感专栏 来源:www.2013.r
  • 上一篇:爱就一盏灯
  • 下一篇:只能回忆
  •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 尕葛荖尜錷(object8.cn) © 2018 版权所有 2013情感专栏.
  • Powered by 2013情感专栏! V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