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爱情故事 >> 内容

爱的故事(续集)

时间:2016-9-14 14:36:02 点击:

  

  我叫子木,一位业余的网络作家,从开始到现在唯一写的一篇文章一直感动着我,因为那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里带着凄凉,少了幸福的存在,我一直想把这份欠缺的幸福找回来还原于这个故事。直到有一天。。。。。。
  
  自上次小妹和文泽相见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去打扰他们,应为我觉得那或许就是幸福吧,而文泽也一直没有联系过我,我呢也不曾再去联系过文泽,就这样我们各自在同一个城市过着自己的生活,而我呢依然现在还是单身,或许这就是我与外界很少接触的可能吧。可世事难料谁也不知道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都是这个世界里平凡的人。
  
  直到有一天。。。。。。在我这两年努力的寻找中最庆幸的一件是就是我找到了合适文泽的眼角膜,我安奈住自己激动的心放下手头的事开车去找文泽。你可曾想过同住在一个城市开车不到半小时的路程我们竟有两年的时间没有联系,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总之我会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文泽,但愿文泽可以接受、熟悉的楼台熟悉的风景两年的时间里我把多少时间用在了写书上面而疏忽的朋友的从在,自己一边看着一边想着就上楼了,我并没有敲门而是直接翻开脚下的地毯找那把钥匙、却不见钥匙,我举起手敲了敲门无人回应,我又继续敲、门开了是一位三十多岁挺精神的小伙子,我还没有开口对方就已经问到:请问你找谁?我回过神说道:你好,请问莫文泽在这里吗?你找错地方了,怎么可能?对方说道:哦,我想起来了,你问的是上一位房客吧,他大概是一年前就搬走了他低价60多万把这个房子卖给了我,那你知道他去哪了吗?哦,不好意思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他是位盲人走的时候还是我把他送上车的,我疑惑道问:那你没有看到和她在一起的一位姑娘吗?姑娘?对方疑惑道说没有就他一个人,我继续说道是一位二十三岁的姑娘。他说道:这个还真的没有,他走的时候就一个人没有带太多的东西把很多有用的东西都廉价处理给了我们。你真的不知道他去了那吗?不好意思这个我真的不知道。这时后面走出一位家庭主妇她说了一句:你是问长得很水灵的一位姑娘吧,头发很长很黑。。。对对对是的是的、我连忙回到。哦我有些印象她来过一两次和你一样都是找那个叫什么文泽的,可是他已经走了很长时间了,我问道:那你知道那位姑娘是什么时候来的吗?哪位妇人摸了摸头回想这说:大概是我们刚搬进来一周左右他就来了一次,第二次大概是半年以后了。我呆住了一下子文泽就像是世界蒸发了一样不知道去向。那个请问你还有什么事吗?哦,不好意思没有了、谢谢你们,不客气。就这样我走下楼坐到车上回想着我断了所有的消息我该怎么找到他们,文泽和小妹之间怎么了?他们去哪了?不对应该是文泽去哪了,小妹又去哪了,下面的路我该怎么走。一下子繁琐的事就涌上心头。这时我才想起手机上还有文泽和小妹的手机号我拨给了文泽听到的只是对方的语音提示是空号,我拿出手机拨给小妹手机关机,不过我很庆幸有一个手机还是可以拨通的,开着车去了以前和文泽经常喝茶的地方还是坐在老地方,不过这次是我一个人,看着这没有变的场景我回想着文泽又拿起手机拨小妹的号码?通了,我按耐住自己的心情等待着对方的回应,直到最后对方都没有人接听,我就一直打一直打,到最后手机都没有电了,许久之后天色已经晚了我开着车在这个熟悉的城市兜风,在车上给手机充着电就这样在城市的每一条路上兜着风,以便就当是放松自己吧,这个时候手机信息响了我拿起来看了看:请问你是哪位?我回复到:你是小妹吗?就这样一直等对方的回信,可许久之后才过来七个字:你是文泽哥哥吗?我回复到:你在哪,你知道我在找你吗。我并没有告诉告诉小妹我是谁。哥哥我在你的城市上班,可我一直找不到你,你在哪,我来接你,许久后我等不到小妹的回信,就这样一直到深夜我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躺在床上都没有洗漱就睡着了,是的,我喝酒了。到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打开手机看到三个未接电话都是同一个电话,还有一条信息。哥哥,我是小妹昨天太累了最后就睡着了,就这样我一下子坐起来,拨那个陌生的号码?一遍两遍。。。一直没有人接听,就那样那一天我哪里也没有去而是在房子里呆了整整一天,直到下午我才接到小妹的电话:喂,哥哥是你吗?我只说了一句话:你在哪?哥哥你去哪了你知道我找你找得很辛苦吗?我还是那句:你在哪?小妹止住了哭声说:我在我的店里。小妹说到,我没有多想就直接问到把你地址告诉我:市区一中,中心大道1321号。就这样我挂了电话,随便整理了一下衣服,拿着车钥匙就直接奔下楼去。市中心离我这里最起码要一个小时的路,我记得那天下午的夕阳很美就像是看见希望一样,不知道是自己开的太快还是我急切的心,到了小妹说的那个地方,很长时间没来到市中心的繁华区真的变化很大,我把车停在了路边走到小妹说的那个地址,上面写着丽美美容第四连锁店,我怀疑着是不是这里,但看到墙上路牌写着中心大道1321号的时候我就确定了,推开门我走了进去门口两位门迎很美丽的女孩看上去和小妹的年龄差不多一样大,见我就礼貌性说先生你好,这里是女子美容第四连锁店,我听的出来这里只准女人进入,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你的,我回应道说:那个我找一下苑小雨,两位女孩相视对目了一下说:请问你有预约吗?预约?我在脑海里想到说哦没有,先生不好意思您没有预约我们是不能带你进去的,我问道:苑小雨是什么人?一位女孩皱着眉头说:她是我们的店长也是丽美美容的创始人不是什么人,我说道:麻烦你传个话,就说子木找她有事谈,那位女孩微笑这说:先生真的不好意思,你没有预约我们按照规定是不可以的,请你谅解,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问了一句请问你们店长现在在吗?女孩说道:刚回来不久,在办公室,我冲进里面就开始找,这时两位女孩被吓到了在后面喊着先生你干什么?先生。。。我没有理会她们,在楼道里喊着:小雨。。。小雨。。。,说真的挺大的一栋楼,我找不到小妹在哪?这时从二楼的楼道口站着一位看上去成熟很有气质的女人,看上去很有女人味,打扮的真的很性感,我停了下来看着她很眼熟但又很陌生,那位女人冲着我微笑了但眼角又含着泪水说道:子木哥哥,我嘴角颤抖了一下似笑非笑的样子看着她,这时哪两位女孩和四个保安上来了,一位女孩在我后面说道:就是他,我回头看到保安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听见那位女人说住手,就在那一瞬间保安的一棒子打到我头上,模糊的记忆中我看着那位女人冲我跑过来模糊的听见那女人对保安和那两位女孩指责的声音,我在心里笑了可以说在昏迷的状态下我嘴角微笑了起来,我知道她是谁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的病床上而小妹就是那位看上去很有气质的女人,趴在我的床边我看着她仔细的看着她眼角还有泪痕,她是小妹,就是我这几天一直寻找的小妹,我想去抚摸她的头却听见门响了我闭上眼睛装作睡着,这时只听见后面很小的声音在说话:苑总。。。苑。。嘘。。。等一下你先出去等我,这时小妹醒了帮我盖好被子就出去了。许久后我坐起来半躺在床上,小妹走了进来开门的一瞬间我看着小妹、小妹看着我就那样我傻傻的笑,小妹也傻傻的笑,说真的她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像我们刚认识的时候,那个时候她还看不见,小妹走过来坐在我床边牵起我的手说:子木哥哥,话还没有说完眼泪就已经留了下来,我抬起手擦去了小妹眼角的泪水说道:找到哥哥了吗?小妹摇着头咬着嘴唇说:还没有,我一直都没有找到哥哥在哪,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说道这里小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哇哇的就躺在我的怀抱里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垂着我的胸口说道:我找不到,我去了很多地方我就只找不到,我在哥哥的城市里找不到他的人,我好没用,我真的好没用,子木哥哥我真的好没有用,我的眼角有泪珠流下,轻轻的拍着小妹的肩膀说:别怕,你现在还有我,一天找不到我们就找两天,两天找不到就找一年,就算他死了我们也要找到他的尸体,小妹在我怀里已经哭坏了,哭的真的就像是个孩子一样。许久之后小妹缓和些了。我说道:傻妹我们走吧,小妹起来妆已经哭坏了,但还是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说:你头上有伤现在不可以出院的,我用手摸了摸问到小妹留血了没?小妹摇摇头说:没有,不过打你的那个保安和门迎已经被我给辞退了,我问到:你怎么这么做他们不是挺好的吗?我觉得他们很有礼貌啊?小妹擦了擦眼角说:我现在就你和哥哥这么两个亲人了,如果别人欺负或危害到我的亲人我绝对不会给于好下场的,这句话说真的我听的心里暖暖的,但人吗总是会变得。我缓过神来对小妹说:走吧,这点伤没什么,小妹说:去哪啊,子木哥哥?去找哥哥。我坚定的说道。小妹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为文泽找到合适的眼角膜了,真的,小妹激动起来了,笑着说:我就知道子木哥哥最关心文泽哥哥和我了。不知道为什么小妹在我面前永远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子。我继续说道:不过需要一笔很大的费用,小妹停下了她激动的心情看着我,我继续说道:需要十八万,不过现在需要七万块,我把我这几年所有的积蓄和朋友的还有我的稿费算起来到现在还差七万。小妹看着我我看着小妹,小妹噗嗤的一下就笑了说:子木哥哥这些不是问题,剩下的我来补上就好,对了子木哥哥我问你一件事:大概快两年前吧,我的卡里突然间多了80万,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是谁打来的,我问道小妹:是一次性的?小妹摇摇头说不是、又说道:我记得第一次是20万,我没有在意,可到了第二天卡里又多了60万。我当时在美容院上班,后来自己懂得多了就用卡里的钱自己注册资金开了第一家店,说真的生意挺好的,现在是第四家了。。。没等小妹说完我就说了句粗话:文泽你TM的到底想干嘛?小妹看着我说:子木哥哥你怎么了?我看着小妹许久后才说了句:没事,突然间想起了一些事,我把那句想说的话给咽了下去。起码现在小妹是幸福的,文泽答应阿妈的也做到了,想起阿妈,我又问到小妹:你又多长时间没有回去了,小妹看着我说:问这个做什么?又说道:大概有两年的时间了吧,应为几家店里一直很忙所以就没有时间,我问道:这两年你也没有去阿妈的坟上添把新土,小妹看着我低着头声音很低的说:子木哥哥,对不起,我这两年太忙了所以一直没有时间回去。小妹抬起头我看到眼角又红了。我安慰道说:没事,今年哥哥和你一起回家,在过上半个月就清明了,哥哥平陪你一起回家。小妹点了点头微笑道。在医院躺了几天除了头有点疼也没有什么大事,而小雨一直忙着四号店的生意,应为刚刚起步这样的还是可以理解的。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已经快到了清明节了,清明节的前一天小妹打电话问我:子木哥哥你家在那一块啊?我回应着说:你不是知道吗?脑海里突然想起好像我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小妹我家的地址,还没等小妹说话我连忙又说道:那个我家在四环外朝阳路十四街**小区5单元6楼。小妹在那边笑了笑说:子木哥哥在家等我。就这样挂了电话,大概一个半小时以后我听到有人敲门急忙跑过去开了门、是小妹,今天穿的真的是不一样,越来越美丽了,真差点认不出来了啊,我调侃道小妹,小妹红着脸低着头说:哪有,子木哥哥真会欺负人。小妹继续说道:子木哥哥你准备好了吗?嗯,好了,就等你呢,哪我们走吧,小妹说道,嗯好的。我拿一下东西。就这样和小妹下楼,在楼下停着一辆越野大奔,小妹说:上车吧子木哥哥,我看着小妹说:我想和你一起去,小妹看着我微笑了下说:子木哥哥我懂你的意思,转过身就对着司机说:王师傅,麻烦你了,你先回去吧,这几天等我电话吧。那位王师傅说:好的,苑总。说完就开走了。小妹看着我说:哪我们怎么去啊?我说道:真傻,你忘了我有车啊,说完就和小妹走向我的车,确切的说那是文泽的车,小妹看到车走了两步又停下了,我回过头问到小妹说:怎么了,小妹,想哥哥了。我没说什么,走吧上车吧,会见到哥哥的。就这样,这次又和小妹一起踏上了去小妹家乡的路,一路上和小妹聊着以前的事有时候笑有时候小妹会哭,而我则把眼泪流进了心里。为了缓解一下小妹的情绪我把歌打开给小妹听一会,小妹问我:子木哥哥这是什么歌啊,好伤感,好久都没有听这种歌了,小妹刚要换下一曲我说道歌名是《许多年以后》以前是你文泽哥哥最爱听的,小妹停住了手坐回原来的样子设置了单曲循环,小妹坐在座位上仔细的听着,许久后小妹的眼角有泪珠流下来,我没有说话一路上就这一首歌一直播放着。不知道开了多长时间看到小妹眼角一直有泪水流下时不时擦拭一下,许久后小妹对我说到:子木哥哥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我说道:你说来我听听,小妹说:我记得就这两年的时间里我在我的三号店里尝尝见到一个和我长得差不多一样的女孩,很多时候我店里的员工都把她当做是我的问候,我没注意就会小妹的话说:在这个世界里呢,长相基本一样的人呢很多,还有就是。。。说道这里我突然回想到袁芯这个人,是不是小妹说的就是袁芯,文泽以前的前女友我一直在回想着,这是小妹说:子木哥哥你怎么了,子木哥哥。。。我回过神来不搭嘎的说道:我怀疑你们可能真的是亲兄妹了,和你哥哥一样老是一首歌单群循环,小妹哭泣这说:那是你不懂,你不懂哥哥的心思。我苦笑着继续开车,我在心里想着:我怎么会不懂文泽的心思呢,我打断了小妹的话,后面的话我也没有继续追问小妹,看着路自己回想着两年前多还是这条路还是这辆车,却不是同一个方向,不是同一个人,上次的方向是去芯儿的家乡,这次是去小妹的家乡。路很长很长总感觉一直开不到目的地,在有些累的时候终于看到了熟悉的路口,回头看小妹已经睡着了。一会后我把车停在路口喊着小妹:我们到了,醒醒,小妹朦胧的睁开双眼、看着窗外什么也没有说。下了车我去后备箱拿供果等一下,而小妹就站在哪看着她熟悉的家乡,我对小妹当时看家乡风景的感觉是既熟悉又陌生。因为她见到光明后应该没有怎么自己的去看自己的家乡。我走过去拍了小妹的肩膀说:走吧,走小路先去阿妈的坟上看看,小妹点点头,这次来我也是两年以后了,这次却无暇光顾这里的风景,一会后走到阿妈的坟前我和小妹当时都愣住了,可以看得出阿妈的坟墓常年都有人打扫,旁边很整洁墓碑也是从新整理过的,看到小妹已经哭了,我走过去安慰道说:或许是家里的乡亲们帮忙打扫的,小妹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摆好供果和香烛鲜花后给阿妈再次的扫了扫墓许久后我才和小妹起身准备下山,可小妹一直红着眼角,就这样我和小妹一边走我一边看着山下,小妹停住了,看着我说:子木哥哥,你看!阿妈的老房子怎么会有炊烟。我抬头看去对着小妹说是不是村里的乡亲们在来房子里做饭啊,小妹说:下去看看吧,走、小心脚下啊。等我们站到老屋前的时候正准备进去询问的时的那一瞬间我和小妹都僵住了,从老屋里走出来一位二十五六的小伙子,穿着山里的衣服,头发好长时间都好像没有打理了,不过衣服看起来很干净,小妹看了看我小声的说:子木哥哥她是谁呀。我摇了摇头。就只看见那位小伙手上到胳膊上有老伤口和新伤口,我对小妹说过去问问吧,就算再是个流浪汉也不能再阿妈的老房子里生活啊,小妹点点头,我们走过去的时候刚想说话那位小伙转过身来摸索着走向屋子里。我当时和小妹是同一个表情就是惊讶,小妹哭泣的说道:哥哥,那位小伙停下来转过身朝着我们这是方向说道:你们是谁啊?声音听起来很沙哑,就像是很久都没有说话的那种样子,我终于看清楚了,他是文泽,就是我和小妹在一直苦苦寻找的文泽。我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应为我不忍心看到文泽现在是这个样子,他不该这样生活,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小妹看着文泽,双手搭在文泽的肩膀,文泽低着头小妹眼泪已经止不住的流就那样看着文泽嘴里喊着:哥哥,你不认识我了吗?你听不出我的声音来了吗?哥哥,我是小妹啊,哥哥,你说话。。你说话啊哥哥。我是小妹,我是你的小妹啊,你怎么了啊哥哥,小妹哭的和泪人似的,我在旁边也已经泪流满面了,我在旁边喊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一个人这样对自己是为什么了,是为了纪念死去的阿妈吗?啊!因为除了我没人知道文泽从小就是孤儿,在孤儿院长大的,我此刻再也看不下去最好的哥么这样生活着。文泽还是不说话,小妹或许是过度的伤心了已经蹲在地上垂着自己的头在狠狠的骂自己。都是我,都是我害的哥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为什么苍天不长眼睛看看。为什么。。这都是为什么。。。呜呜呜呜。。。为什么会这个样子。我擦拭了自己眼角的泪水走过去手搭在文泽的肩上对着文泽说:你就是因为一个女人,一个你永远都不能忘得承诺在堕落吗?不就是一个女人嘛?你什么这样对自己,说着我狠狠的给了文泽一巴掌,这一把张不是为别的,就是为把他打醒。却没想到那一巴掌打的重,文泽向后倒了几步重重的从岩台上摔了下去,落在竹架上胳膊被划开了口子,血留了下来,文泽只啊了一声,我能感觉到很痛,但我的心更痛,我继续说道:你一个人好,呆在这个地方,可你知道有多少人在这几年的时间里找你吗?我,小妹,还有一个人一直在这个城市找你,而你呢,放下所有人不管,断掉了一切的联系。。。我话还没有说完:小妹冲上来对着我就是狠狠的一巴掌,那一把张打的很响,小妹拍打着我咆哮着喊道:你为什么打他,你为什么打他。我不准你欺负她,不准你打他,小妹的眼神狠狠的看着我,我不准你打他,我不准。。。拳头越来越轻我站在那里一下也没有动,就看着小妹在我面前任意的发泄,久久的小妹晕倒过去,我刚想把小妹扶起来,文泽这时一边摸索着半趴着嘴里喊着:小妹,小妹你怎么了,小妹,声音还是那样的沙哑。我怒喊到:你现在知道关心了,你以前干什么去了,现在有什么用,看着文泽一边摸索着起来后又摔倒,摔倒又起来,竹子划破了手掌脸颊,嘴里就一直不停的喊着小妹。我真的很心痛,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喊道:你TM的能不能别再傻了。你不要忘了,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还有小妹,我们都是亲人,文泽哭喊着小妹,小妹你在哪,小妹没事吧,我终于看不下去,放下小妹,冲过去拽着文泽,或许是苍天都看不下去了天下起了小雨,我拽着文泽衣领狠狠的摔倒在地上,拳打着他,能不能醒醒,能不能醒醒,文泽嘴角流着血,嘴里却一直喊着小妹。。。小妹。。。我无处发泄,对着苍天的雨露狠狠的喊着啊啊啊啊!!!!!!!!!!直到许久后我把小妹扶进屋子里。把文泽也搀扶到屋子里,找到药水给他包扎着伤口,但我的眼角一直是红的,我若知道是现在这个样子我就应该在两年袁芯婚礼时候把车停下来带文泽下去。把真真想说的话说出来。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许久后小妹醒过来了。我看着小妹,小妹看着我,子木哥哥,声音很小很柔弱,怎么了小妹?文泽哥哥呢?我指着对小妹说:你看,文泽躺在座椅上已经睡着了。小妹鞋都没有穿跑了过来看着文泽,眼角再一次的红了。趴在文泽的胸口好一会才起身,走到老屋外拿起手机:喂,周秘书,我要你带着我们团队的专业理发师和医院里的医生,还有。。。小妹看到我,我走出来说:怎么了小妹,哥哥衣服的型号你应该知道吧?我想都没想直接告诉小妹,小妹对着电话那边说道:我要**型号的西服一套全身的,要高档的,还有休闲服装同样也是高档的,还有直接从财务支取,多少钱都无所谓把我给你交代的事情办好,等会我把我的坐标地图发给你从现在开始你就办,明天早上八点你和其他人必须到我给你说的地方。说完就挂了。那时候我看小妹真的就是另外一个人,那种气质真的和小妹不一样,说完小妹走进屋子里。那一夜我和小妹文泽基本都没有睡觉。两年的时间里我们到底做了什么。也就是哪一个夜晚我们聊了很多,有时笑、有时哭,好久之后我们三个之间的气氛缓和了许多话语也少了很多,一会后文泽问我:子木。。。你为什么要找我。我走过去坐在文泽的对面,给文泽点了支烟,文泽闻到烟味后立马说道:戒了,戒了都好久了,我说道:你要是能把她戒了就好了,话还没有说完我就直接把烟递到文泽的嘴里,文泽刚抽了一口就咳嗽了起来,我说道:若实在忘不掉就别勉强自己了,文泽没有搭理我继续抽着,一直咳嗽着把那支烟抽完,而小妹坐在床脚一直看着我和文泽一句话也不说,眼角却一直是红的,我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但我知道她一定是在想文泽的以后。我回答文泽说:你问我为什么找你,那我现在就告诉你,你的故事还没有完,在这个城市里你我,我把你当做亲哥哥一样的看待,那我问你我最亲爱的人不见了音信,那你说我是该自己一个人生活,还是找他?文泽没有说话只是把头埋在腿中间听着我说,还有。。。还有小妹,你不是说过吗,小妹现在是你唯一的亲人,而我也是。我们三个谁也不能离开谁。许久后文泽抬起头问我说:刚在外面你说除了你小妹,还有一个人,我想知道那个人是谁?我对文泽说今天小妹来的路上告诉我,她有好几次见到一个和她长得一样的女孩,我开始以为这只是巧合罢了,后来一想小妹说的那个和她长得一样的女孩或许就是袁芯。。。我话还没有说完,文泽唰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子木你说谁,芯儿怎么回来这个城市,不可能的,他结婚了都,我无奈的站起身,手搭在文泽的肩膀上说:你先做下,谁说她结婚了就不能来呢?或许是过来玩,或许是袁芯又或许不是,你说是吧,就算她真的没有结婚,那也说不准是不是。。。。说道这里我突然感觉到自己说错话了,小妹在后面喊着子木哥哥你乱说什么啊,我回头看着小妹,然后说道句:小妹,有些时候,有些事,你必须面对。小妹狡辩着说:不是,子木哥哥,我根本就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没在说什么就看着文泽默默的在嘴里说道:你迟早会知道的,不过需要等罢了。文泽一直不说话,我索性就说道:想不想在看看小妹张什么样子,文泽慢慢的抬起头看着我这边声音还是沙哑的说道:小妹怎么了,呵呵你担心什么啊我就是问你想不想看到小妹现在是什么样子。文泽点了点头就说了一个字“想”。明天和我回城里,我就让你看到小妹是什么样子。文泽看着我仿佛那种眼神可以看到眼前的一切事物。那一夜的时间过得很慢很慢,早上我和小妹早早就醒来,文泽还在睡着,我和小妹不想去打扰他,我问道小妹:饿不,小妹摇摇头后看了看我,怎么了文泽哥哥你饿了?我点了点头说有一点点。小妹看着我脸上带着笑容说:子木哥哥,要不要吃点竹鼠肉啊?我听到后感觉胃口一阵酸,就看着小妹站在那里捂着嘴呵呵的笑,真的好天真。才七点多,于是我对小妹说:去山上看看日出吧,小妹说道:现在吗?我点了点头,小妹说道:子木哥哥你没事吧。现在都几点了。太阳都到了半山腰了。我这才恍然大悟,摸着头笑了笑说道:是啊是啊。自己都给忘了,小妹站在我眼前看着我眼睛说:子木哥哥你是不是心里有事啊。哦,那啥,没有,没有啥事。。。没有。小妹看了看我,摇摇头说:我去看看文泽哥哥醒了没,还没等我回话,小妹就已经小跑进老屋了。留我一个人看着老屋外的风景,那天早上的一缕阳光照进树林站在远处的我,看起风景来是那么的迷人。一边看着风景一边留恋着,就在这时我眼前的小路上出现了七八个人,穿着正装,朝着我这边走来。不一会来到我的面前,我刚想上前搭话,却听见一位同样也是很有气质的女人说:袁总按照你的吩咐,我们已经置办了所有,请问你还有什么吩咐。我回头看了看小妹,小妹说道:带着衣服和医生先进来。我就看到三个人跟着小妹走了进去。我也跟了进去,小妹说:先把他身上的伤口处理一下,轻一点别弄疼了他,我看到文泽这个时候已经醒来了,小妹在旁边说道:哥哥这些都是我请来给你看病的你放松点。不一会后医生就包扎完了伤口,对小妹说:苑总。。。小妹嘘。。的用手指挡在自己的嘴唇上意思是说不要这样称呼自己,医生感觉到后又说:苑小姐,他没什么大碍,伤口也不是很深,我已经处理好了,就是在多休息几天就好了。小妹点了点头意思医生先出去,然后对着我说道:子木哥哥,你帮哥哥换衣服吧,我点了点头,小妹就和其他人出去了。一会后我出来对小妹说:好了,可以进来了,小妹看着周秘书说:让理发师进来吧,然后小妹就和我站在旁边,就那么一阵子之后我和小妹都笑了,因外现在的文泽看起来才是以前的他,很精神,很帅。我对小妹说道:走,带哥哥回去,让他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小妹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出来后就对其他人说:你们跟在我车的后面,等会听我的吩咐,说完就全部走向村口。我和小妹牵着文泽的手,一边走我回了一下头,突然又想起上次还是这条路上,我回头看见的是小妹一个人站在老屋的门前,我回过头看了看小妹然后自己笑了。

作者:2013情感专栏 来源:www.2013.r
  • 尕葛荖尜錷(object8.cn) © 2018 版权所有 2013情感专栏.
  • Powered by 2013情感专栏! V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