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美文 >> 内容

时间知道我们为何相遇

时间:2016-9-14 13:34:03 点击:

一、我不倾城不明媚不温柔。

 

       林果果,我想你了。苏景灏的头像不安分的跳动时,我正埋头奋力的写着我的小说。

 

       我微笑着回道,跟你说了多少遍,要说“我想你”,而不是“我想你了”。他敷衍着回过来,好好好,我想你。我发过去一个得意的表情。

 

       坦白的说,这是我踏入社会后的第一次恋爱。关于苏景灏,没有太多的渊源,只是顺其自然的被一个愿意天天陪我聊天解闷的男生所感动。当然,还有一点至关重要,那就是我们素未谋面。这种神秘感在我们之间如空气清新剂般迅速弥漫开来,让我们对彼此的好感持续不减。

 

       苏景灏曾问过我“我想你”和“我想你了”有什么区别,我说区别可大了,“我想你了”说明说此话前并没有想,也许只是想了一瞬便脱口而出了,并且“了 ”字代表终结。而“我想你“说明一直在想,不论说此话前后。他哭笑不得的说,文人就是喜欢锱铢必较。我不服气的说,等着瞧吧,我林果果早晚会成为大作家。

 

       他也曾问过我,你漂亮不?我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回道,我不倾城不明媚不温柔。他说,没关系,我不多金不阳光不帅气。我哈哈大笑,他亦笑的前俯后仰。当然他的前俯后仰不过是我的臆想罢了。甚至关于和他的第一次见面,我都幻想了N种场景。

 

       我说,苏景灏,你的名字这么好听,你做我小说里的男主角吧.

时间知道我们为何相遇

二、思念在发烫。

 

       苏景灏穿着肥大的羽绒服站在我面前时,我正站在他所在的学校门口不安分的东张西望。他说,林果果,你来怎么不提前跟我打招呼啊?那口气,就好象我跟他熟的不得了似的。

 

       我盯着他一直看,想找到一点关于那个网络里的苏景灏的影子。眼前的这个男生长的白净白净的,哪有网络里那个幽默的无赖形象。我扯出一个亲切的笑容说,我的下部小说写的是青春校园故事,为了亲身体验校园生活就来找你咯。他还没回过神来,我便径自向校园内走去。

 

       其实,我只是想见他,想要和他在一起。当然,我不会说出口。毕竟,现实和幻想是有偏差的。即使眼前的这个男生比我想象的要帅要明媚,我仍然不愿把网络里的他和现实里的他重叠。他安排我住到他的一个女生同学宿舍,他笑着说,林果果,和她们住在一起,既省钱又有人照顾你,这样我就放心了。他对那些女生说,麻烦你们帮我照顾我朋友。

 

       苏景灏,你是不是少说个字。面对现实中的林果果,你也感到彷徨吗。 我陪苏景灏去上课的时候,他装模作样的撑着头,脑袋却一栽一栽的向下晃动,仿佛意志力正努力的和瞌睡做斗争。我一阵发笑,翻开本子准备继续写我的小说。讲台上的老师皱着眉说,麻烦我们美丽的女同学以后来上课不要喷香水了,老师年纪大了,受不了这刺激啊。全班同学顿时哄笑起来。

 

      苏景灏揉揉鼻子,睡眼惺忪的爬起来,我悄悄的合上本子。苏景灏像一只狗似的不断的四处嗅着,狐疑的从我手里抢过我的小说翻开来。他打了个喷嚏无奈的说,林果果,你不用连一本笔记本都要给它喷香水吧?我抢过我的小说淡定的说,香味不是从本子上传出的,是字里面的。他惊讶的说,往墨水里放香水?我点点头得意的说,这样写出的东西才活色生香。他撇了撇嘴说,真正精彩的文字不用香气逼人也能深入人心。我举起笔记本拍到他脑袋上说,是你写还是我写?!他抱着脑袋连声求饶,林女侠,我错了。

 

三、清汤白面是我疼爱你的方式。

 

       我拿着菜单坐在小面馆里瑟瑟发抖。苏景灏搓搓手心说,冷吗?冷的话就点面吧,吃了会暖和一些。我扫了一眼价钱,指着最便宜的“牛肉面”说,就这个。

 

       我边吃面边说,我说的没错吧?我不倾城不明媚不温柔。他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说,嗯。不过够俗气够傻气够呆气。我死死的盯着他。我说那句话的本意是试探他对我的印象,想得到他的肯定,没想到他竟这么损我。我深吸一口气,几乎憋到内伤。我淡定的挑起几根面塞进嘴里咬掉一半,剩下的一半扔到他碗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之与碗里的面搅拌在一起,接着微笑看着他。

 

      他没有抬头,只是在深深吸了一口后,风卷残云般吃掉了碗中的面。然后抬起头若无其事的对我说,果然是大作家,连口水都是甜的,不错。于是,错愕的我再一次被憋到内伤。

 

      下午陪他上课时,正逢老师点名。当老师念到“英涛”时,苏景灏拿胳膊肘捣我悄声说,帮我同学答下到。我立刻举起手说,到。老师推了推眼睛看了看我用夹杂着方言的普通话嘀咕,这不是个男娃嘛,怎么长的跟小姑娘似的?教室里顿时传来一阵哄笑。老师又慈祥的说道,好啦,都别笑了,不能因为人家男娃长的像女娃你们就笑人家。这时苏景灏已经趴在桌子上笑的背过气了,我立刻明白了,我站起来镇定的说,老师不好意思我听错了,我的名字叫“樱桃”,能吃的那种“樱桃”。

 

       晚上吃饭时,苏景灏细声细腔的说,我的名字叫“樱桃”,能吃的那种“樱桃”。说完哈哈大笑起来。我恨恨的盯着他一拍桌子大声说,老板,来碗牛肉面!他好不容易停下笑说,天天都吃牛肉面,你不腻啊?我没有理会他,挑起碗里的面吃的津津有味。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这清汤白面,只是我既要顾及他的自尊又想帮他省钱才顿顿吃最便宜的。肉麻点说,这不过是我疼爱他的一种方式。

 

       在他的学校住了半个月,我终于确定眼前的男孩已和我朝思暮想的苏景灏重叠。

 

四、你有没有听过一个作家沦为妓女的故事。

 

       在我的小说就要结尾的时候,有个自称是北京XX出版社的编辑联系了我,他问我是否有意向出书。我当即跳了起来,终于有伯乐看出来我是个千里马了。不过我有点迟疑,真的有人觉得我可以出书吗?他说,如果你有什么怀疑,你可以和我们所在你那地区的编辑面谈相关事宜。

       我在咖啡厅里见到文质彬彬穿着考究的编辑时,突然有些惭愧自己对他们出版社的怀疑。经过一番谈话后,他将一份合约书摆在桌上说,林女士,如果您没有疑问了,欢迎和我们合作。我想了想一咬牙签了名。

       回到学校的时候,苏景灏几乎急疯了,我却暗自窃喜不已,这才说明他在乎我心疼我。他发怒道,你还笑!林果果,你以为你是谁?你能不能对你自己负责,对别人负责?你去什么地方了干什么去了你能不能提前告诉我?!他的一番炮轰让脸皮薄的我再也忍耐不住了。我对他吼道,我谁都不是!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不过,等我来你们学校签售的时候,你将会有荣幸单独和我说话!我含着眼泪恶狠狠的拂袖而去。

 

       我躺在宾馆的床上翻来覆去,晚上没有吃牛肉面竟有些不习惯。第二天一开机,竟有几十个未接和短信。我正一条条的看短信,苏景灏的电话打过来了。他说,姑奶奶你终于开机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在什么地方,我有东西送你。我盛气凌人的来到学校门口时,他将一个盒子递给我。我打开它,是个精致的戒指。他有些羞涩的说,虽然不是什么昂贵的玩意...林果果,做我女朋友吧。我骄傲的看着他说,等我成功的那一天,我会答应你的,我要给你一个优秀的林果果,来般配你这个大学生。他笑着说,都听你的,我会等你的。

 

       三天后,我支支吾吾对苏景灏说,你有没有听过一个作家沦为妓女的故事?他不解的摇摇头。我清了清嗓子说,有一个作家,她为了写关于妓女的小说,便混入到妓女的圈子中切身体会。但作为一个观众,她仍然觉得不能完全体会妓女的感受,于是她尝试去做几天妓女。但是没想到,到最后她不能脱身了...苏景灏打断我的话说,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吞吞吐吐的说,我最近在写一个关于妓女的...他震惊的看着我说,你没怎么样吧?我煞有介事的说,暂时还没怎么样,但是如果再不用钱摆平的话就真有事了...他说,需要多少?我想了想说,五千。

 

五、时间知道我们为何相遇。    

 

       亲爱的,原谅我没有对你说实话。但是如果你知道我拿它做什么的话,我想你一定不会责怪我的。那天,编辑对我说,由于您是新人,出书有风险,所以我们采取的是合作出版的方式。出版社首印一些书,但要由作者包销一定数量的书籍。您不用担心,如果您的作品火了赚钱了,您还在意之前投资的这些小钱吗?我想了想一咬牙就签了字。

 

       我把钱打给编辑后,却再也无法拨通编辑的电话。我顿时懵了。在我明白我上当了之后,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打给苏景灏。我哭着说,苏景灏,我被人骗了,钱没了。他焦急的问,到底怎么回事?我却怎么也不肯说。他那边渐渐沉默,他慢慢的说,你骗了我对不对?我说,苏景灏,你听我说...电话那边却传来滴滴滴的急促声音。

 

        我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小房子,每天混沌度日。接到一个女生的电话时,我正在我和苏景灏经常吃饭的面馆里吃面。我说,这样吧,二十分钟在你们学校对面的面馆里面谈。说完我奔回简陋的小房子里,换了套衣服,蹬上高跟鞋,并化了淡淡的妆再戴上一副斯文的眼镜。我将一份合约书放在桌上说,李女士,如果您没有什么疑问了,欢迎与我们合作。对面的小姑娘面色红润的签了字。她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羞涩的说,先付一些吧,以表示我的诚意。我心中一阵激动,表面镇定的说,李女士,以您的文笔和灵气一定会成为文学界不可多得的新秀。

 

       我将信封装进包里,起身和小姑娘告别,却在转身时被一个身影挡住去路。我抬起头看见苏景灏冰冷的面孔。他伸出手说,拿出来。我紧紧的捏住包。他伸手夺过,将里面的信封拿出来交给错愕不已的小姑娘。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去。我跌坐在椅子上,哭都哭不出来。

 

       半年后,我写小说时已经不再往墨水里放香水了。苏景灏说的对,真正深入人心的文字是不需要香气逼人的。我还是没能成为大作家,不过我有了一份属于我的工作,一个真正的编辑。当然,我也遵守了我的承诺,我笔下的每个男主角都多多少少有苏景灏的影子。苏景灏,我永远的男主角。

 

        在一个阳光惬意的午后,我疲倦阅着稿件,一个题为“时间知道我们为何相遇”的文章跳入我的眼帘。我点开它随意的浏览,却在文章末尾看到:我的俗气傻气呆气,我想你。你有没有想我,哪怕只是想我,了。我看着末尾被分隔的“了”字,红了眼眶。

 

        一辈子那么长,浮花浪蕊的人生怎么会说断就断了呢,我就知道,我们总有一天会相逢。

作者:2013情感专栏 来源:www.2013.r
  • 尕葛荖尜錷(object8.cn) © 2018 版权所有 2013情感专栏.
  • Powered by 2013情感专栏! V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