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爱情故事 >> 内容

好巧啊,我刚好也喜欢你

时间:2017-11-1 13:22:52 点击:

  

“oh my god,踩屎的运气,好不容易来x市晃荡一下,连遭阴雨天气。”

刘诗凡倒趴在床上,望着窗外的绵绵大雨,自个发起牢骚来。李春喜从门外冲进来,看到刘诗凡一脸衰样,狠狠地拍了她的屁股一下,刘诗凡吃痛地大喊起来,

“李春意,你tm,你以为屁股的肉不是我身上的呀!”

李春意见她那恼火样,更来了兴致,顺势坐在她屁股上,作骑马状,用手拍打她大腿,发出“驾”的驱马声,刘诗凡被她逗笑,趁李春意还在自娱自乐,一个翻身,把她甩到地上,看她那狼狈样,笑到不能自我。

“好你个小贱人,朕抛下身份来冷宫临幸你,你非但不领情,还要谋杀朕。该当何罪。”之后两个人神经兮兮地疯笑起来。

“说真的,规划了这么久才开始这段旅行,就被这一点雨给困在屋里也太不值,出去玩雨吧!也许是一次很特别的经历。”李春意说完还把包里的两双雨鞋翻出来,作势让刘诗凡穿上。刘诗凡撇了撇嘴,又重新躺下。

“没兴趣,我最讨厌下雨天了,把我所有的好心情都赶跑了。”李春意见状,也只好作罢,自己披上透明的雨衣,穿上雨鞋,往街外跑去。

李春喜所住的青年旅舍在一栋别墅区,房东是一个中年的女人,不太爱说话,脸上的皱纹暴露了她生活的轨迹。她很喜欢陶艺,她养了一只猫,午后总是懒懒地躺在藤椅上看房东对着一堆泥土造型。街上的人寥寥无几,植物在茫茫飘雨中显得更加鲜绿,李春喜心情大好,一路走,一路拿出手机拍照,在一个十字路口,植物茂密环绕,她想把这些美景分享给朋友,开心的360度转圈拍小视频,只听一阵汽车鸣喇叭声,接着撞到一个不明物体,手机掉到地上。

“啊!天呐,我的手机。”李春意急忙去捡,好在手机有保护膜,不然可就惨了。她后思后怕,耸了耸香肩,吐了吐舌头。

“嗯哼,你撞到人都不用道歉的吗?”一种有磁性的男音从脑袋上方传来,李春意才意识到刚刚撞到的是个人!等她反应过来,立即双手合十,头早已羞得低下去,一连串的对不起脱口而出。“扑哧”男生忍俊不禁,“欸,我说你这家伙该不会是基督教徒吧,双手合十是在祈求主给你免罪,因为你撞到了一个大帅哥么?”李春喜抬起头来想反驳,男生一张贱兮兮的帅脸却印入眼帘,立体的五官和白皙的皮肤,难不成要来个艳遇?各种淫荡的想法让她浮想联翩,头却一直低着,不敢多看这个男生一眼。

“行了,小傻逼,下雨天也不带伞,雨都渗进衣服里了,找个地方躲下雨吧!”李春意像只兔子一样被拎进窗檐下,心中暗暗不爽,明明自己也没带伞,那你也是大傻逼吗?可是一看到男生的大高个,生生把这些话烂在肚子里。两人并列站在那,谁也不说话,陷入了沉默。“谢谢”李春意率先打破尴尬。

“什么?”男生一边把雨衣脱下,漫不经心地答着话。等到他把自己的弄好,看了下把身体缩成一团的李春意,

“把雨衣脱掉吧!水跑进去会着凉。”李春意看了看他,犹豫了一下,双手始终抱着前胸。

“我看起来像色狼吗?不要一脸小紧张好不好。”男生不禁被她逗笑

“哪有色狼会说自己是色狼的?”李春意咕哝道。

“那你觉得如果我是色狼,你跑得掉吗?”男生把头凑到她耳边,吓得她往后连退几步。事到如今,气势不能弱,李春意暗暗给自己打气,“那你就不怕我霸王硬上弓吗?”一说完这句话他就后悔了。因为她看到男生一脸关爱智障的表情,也慢慢放下警惕。慢慢走回窗檐下,并脱下雨衣。“你知道吗?你很像我一个朋友,像个小孩子一样喜欢固执地在雨中散步,而且是怎么叫都叫不回来那种,真是个傻逼。”男生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李春意心中竟有些嫉妒,她被这想法吓了一跳,明明遇见他才是刚刚的事情,为什么会那么在乎

“对了,我叫戴沙毅”

“大傻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李春意捧腹大笑,戴沙毅给了她一个爆栗,之后他说起自己是x大学的学生,给李春意介绍了这座城市的景色,两个人分享生活的一些趣事,聊得不亦乐乎。直到雨渐渐停下。

“以后还能找你聊天吗大傻逼?”李春意总是在跟别人说话喜欢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让人捉摸不透她的心思。

“当然了,小傻逼,加个微信吧!有空我带你出来玩。”

“好呀好呀!不过,你今天过来这边干嘛的呀?”

戴沙毅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沉默了一会,

“恰好经过罢了。”李春意看他有意不提,也不勉强。

“那我们今天就此分别吧!期待下次见面大傻逼。”李春意道别后没着急着回旅舍,想着刘诗凡拜托她去附近的小店买一些明信片。直至夜幕降临,才蹦蹦跳跳地跑回旅舍。刘诗凡一见李春意,还没等她开口,就神神叨叨地拉她回房间。“嘿,大猛料啊!房东的男朋友居然是一位高颜值的小鲜肉,两个人腻歪得我都冒粉红泡泡了。”李春意白了她一眼,“你就不怕被封杀,在人家的地盘也敢背后论长短。”刘诗凡见她并无兴趣,扫兴地走了,李春意打开手机点开戴沙毅的朋友圈,里面都是一些风景图和一些情感文字。李春意的心不禁颤动了一下,这个男生,还真是让人看不透有很着迷啊。一天的奔走加上雨水的淋虐让她很快进入睡眠。第二天,罕见的太阳终于高高挂在天上,刘诗凡一大早就兴奋地把她从床上拉起来,围着小城吃吃喝喝,还拍了很多照片,其中她挑了一张自己笑得很灿烂的照片发在朋友圈上,并附一句:愿此生永不凋零。不一会儿,戴沙毅就在评论区留言:小傻逼放心,你不会变聪明的,你永远都是这么傻。此时此刻,李春意再也不能把这句小傻逼当做是一句调侃,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傍晚,李春意正懒洋洋地躺在旅舍附近的湖边的草地上看日落,远远听到戴沙毅的声音,“小傻逼,你把我的地方占了。”李春意又惊又喜,满脸笑容盖不住。“你怎么在这?”“因为我有超能力,可以感应到你呀”戴沙毅说完还顺势作了一个奥特曼的标志动作,惹得李春意停不下来笑。“要不要去放风筝?这时候风刚刚好。”还没等李春意答话,戴沙毅就转身到附近的小卖部买风筝,傻笑着一路奔跑回来。夕阳的余辉落在他麦色的皮肤上,显得他特别好看。李春意那时候就只有一个念头,让时间停在这一刻。“来啊!我举着风筝你牵线跑。”李春意牵着风筝线奔跑在草地上,戴沙毅跟在后面一起欢乐地呐喊。过往的路人都驻足看着他们,眼神里都流露出神往。最后他们跑累了,躺在草地上,呆呆地看着飞在天上的风筝。戴沙毅突然转过头望着李春意的侧脸“小傻逼,我喜欢你。”李春意紧张地不敢去看他,屏息等待下一句话。“可是……”戴沙毅叹了一口气侧过身背对着李春意。“我们不能在一起。”“为什么?”李春意急得从草地上坐起来。戴沙毅也坐立起来,摸了摸她的头,又把眼神移向风筝。“因为……因为我还没准备好啊,恋爱不能太仓促对不对?”李春意羞得低下头,用手缠绕着风筝线。戴沙毅把她揽入怀中,直至星星爬上天空。“你能送我回去吗?”李春意试探性地问。“小傻逼,对不起,我还得赶着走,就不能送你了,我就在这看着你走好不好?”李春意虽然有点失落,但女生敏感的自尊不允许她向男生示弱。戴沙毅在她额头轻轻落了一个吻,李春意就又心满意足了。宿舍内刘诗凡正在写明信片,见李春意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就停笔凑上去打趣道:该不会是遇到帅哥了吧?满面春光掩不住哇!李春意敷衍道:是哇,在商店看到一只锅,超帅的!用来蒸你最合适了。之后就去浴室洗澡了。等她沐浴出来,刘诗凡正趴在窗边神神秘秘地窥探着什么,李春意在她背后拍了她一下,吓得她头撞玻璃上,吃痛地要找李春意拼命。玩闹了一会后,才后知后觉,赶紧跑向窗边,然后又失望地痛批李春意:都怪你,害我错过帅哥了。“帅哥?什么帅哥?哪来的帅哥?”“上次不是跟你提起房东的小男友吗?应该是跟我们一样年纪吧!可惜了,栽在房东手上了。”刘诗凡摇头叹气,颇有哀惋有为青年驾鹤西去的气势。李春意也提起了兴趣,到底是什么人能让刘诗凡如此垂怜。李春意不禁进入脑补模式。刘诗凡突然叫起来“啊!对,他明天中午就会回去了,到时候我就又可以饱饱眼福了。”“带上我带上我,被你说的我很奇这男生长什么样子了。”次日中午,刘诗凡早早地抱着一包薯片在窗口等待男生的出现。刘诗凡显得特别激动,眼神一直不敢离开窗外,生怕一转眼人就跑了。“出来了出来了,快来快来,她们在进行告别kiss。”刘诗凡摆手让李春意过来,李春意看到男生第一眼就傻眼,手中的薯片掉到地上,刘诗凡取笑她道“不是吧!你简直是花痴界的鼻祖啊!第一眼就神魂颠倒,比我厉害多了。”李春意没理会刘诗凡,返回床上,用被子盖住头,良久,打开微信给戴沙毅编辑了一条信息,“大傻逼,你在干嘛呢?”戴沙毅秒回“刚刚和同学吃完饭,正准备回宿舍呢。”“我今天下午想见你,就在昨天的那个地方。”“好呀!正好我也想我的小傻逼了呢。”李春意没回信息,关了手机闷头大睡。直至闹钟响起,她找了一件最喜欢的吊带连衣裙,还精心化了个妆,往湖边走去,戴沙毅显然在那等了很久,一直着急地往四周寻找她的身影。见到她时,不禁赞叹,“你今天真漂亮。”李春意浅笑回应,眉间写满了愁。戴沙毅见状上去牵着她的双手,紧张地问“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李春喜很迷恋他手心的温度,但好像想起了什么,就赶快推开他的手。戴沙毅一脸困惑,用眼神一直在询问着。李春意径直向湖边走去,面朝着平静的湖面,戴沙毅紧跟其后。

“为什么要这样做?很有趣吗?是不是老女人玩腻了想来尝尝鲜?”戴沙毅脸色异常难看,他痛苦地蹲下身,双手抱着头。“你知道了,那我也就不瞒你了。是,我是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她给我钱,我给她生理上的满足,这不就是一场公平的交易吗?”戴沙毅的脸部开始狰狞,自嘲地咆哮着。李春喜强忍泪水,但还是控制不住,豆大的泪水砸在手上,眼睛无比酸痛,眼前这个人还是那个她朝朝暮暮的阳光男生吗?还是那个喊自己为“小傻逼”的恋人吗?

“你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又何必作践自己。”

“呵呵”戴沙毅站起身来,双手紧握着李春意的肩,“我没有努力过吗?我拼命工作,一天只吃一餐,丢弃所有的尊严向那些所谓的亲朋好友借钱,可上帝有眷顾过我吗?是那个你瞧不起的女人在我孤立无援的时候帮了我,可她还是走了,我怎么叫她都不肯回来了。”

“她是谁?”“我最爱的女人。那时候她得了白血病,她可爱得像一个天使一样,还反过来安慰我,乐观接受命运。可是动手术前一天,她穿着雨衣和雨鞋,走在大路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所以你一直是把我当成了你女朋友。”李春意瞪大双眸,红血丝暴涨,那是她第一次直视别人的眼睛,痛苦地,绝望地。

李春意当晚就离开了旅舍,自此与戴沙毅没了联系。多年以后,刘诗凡参加了李春意的婚礼,谈起那次旅行,刘诗凡说,那个旅舍的房东在那一年就病逝了,现在旅舍由那个帅哥以侄子的身份继承管理,他总是跟房客说起,他年轻时爱上的那个姑娘,永远那么傻,不会变聪明的。因为变聪明了,她就不再是他的小傻逼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言若RY

作者:2013情感专栏 来源:www.2013.r
  • 尕葛荖尜錷(object8.cn) © 2018 版权所有 2013情感专栏.
  • Powered by 2013情感专栏! V4.0.5